福建彩票大乐透走势图|超级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
新聞詳情頁
民革中央網站>>稿件上傳>>民革云南
用一生來等——一位臺灣老兵的回家路     蘇翔    2019年04月12日11:45

葬我于高山之上兮,望我故鄉;故鄉不可見兮,永不能忘。葬我于高山之上兮,望我大陸;大陸不可見兮,只有痛哭。天蒼蒼,野茫茫,山之上,國有殤。(于右任《望大陸》)——題記

 

在臺灣生活了大半輩子的老人,回家,就是天大的事。2019年3月10日,臺灣高雄祥左營區祥和里的劉德文先生,懷抱2016年10月25日去世的我堂兄——紅河籍老兵蘇福東先生的骨灰,由臺灣高雄起飛到昆明長水機場,驅車承載著濃濃思念抵達云南石屏壩心蘆子溝蘇家寨。蘇家人把失散多年的親人迎進了家鄉的祠堂。

堂兄的一生,不僅凝聚了所有臺灣老兵所經歷的坎坷和艱辛,也見證了海峽兩岸從隔絕到溝通的那一段特殊歷史。

少壯從軍去

堂兄蘇福東,1926年11月9日出生于云南省石屏縣壩心鎮蘆子溝蘇家寨。作為一名上世紀中葉的中國軍人,堂兄少時血氣方剛,多次奔赴疆場參加抗日,轉戰山東、東北等地浴血奮戰。曾任昆華中學校長、石屏縣教育局局長、石屏師范校長等職的二爹蘇寶鼎,送他在廣州軍官大學就讀畢業。

堂兄1949年,被歷史裹挾,開始了海島余生。他不忘父母的教誨,通過刻苦鉆研和努力學習,成為臺灣英雄館第一任館長,也從此開始了孤獨的思念、絕望的等待。90年的人生路,差不多熬成一部史詩。

幾十年來,臺灣海峽的隔阻,使兩岸多少家庭承受了骨肉分離的痛苦。也讓堂兄與家鄉親人隔海相望而不能相聚。堂兄生前一直在居住在臺灣臺北市,始終孤身一人。

他與家人多年始終杳無音訊。在臺灣他只有兩個家庭困難的結拜兄弟,堂兄把大部分積蓄都資助給他們維持生活和供子女讀書。少小離開家鄉,離開父老鄉親,離家數年,他大概無數次在夢中和親人見過,夢中的身影再清晰,也遠沒有家鄉的一抔黃土和那蘆子溝河的水來得真實。

海峽隔不斷親情

想家而不得回,鄉愁,始終是堂兄心中的痛。上世紀八十年代末,臺灣老兵們在島內喊出“我要回家”!為爭取回鄉探親權利請愿抗爭。1987年10月15日,臺灣當局通過了《臺灣地區民眾赴大陸探親辦法》,并于當年12月1日起正式實施。

1988年8月,闊別近40多年已兩鬢斑白的堂兄,終于與大陸的弟弟聯系上,歸家心切的他,立即搭乘飛機回鄉探親。在臺灣生活了幾十年,他石屏口音依然濃重。

他們弟兄四人傾訴分離后的喜悅和思念之情,老淚縱橫,百感交集地緊緊抱在一起。記得福龍兄說:堂兄是軍人,性格堅毅,生活艱辛,媽媽離開時都沒能讓他流淚。

那時堂兄由于回鄉迫切,回臺時受限。他曾回信說“回去時受到點小麻煩。”這批老兵始終堅定支持國家統一、反對“臺獨”。無論歲月艱困還是事業發達,伴隨他們生命歷程的都是那種揮之不去的濃濃思鄉之情。

每個嶄新的清晨里,太陽升起的時候,人們的心中也會升騰起新的希望。歷經苦難的堂兄也是如此。過去,堂兄與大陸的家人雖時有書信來往,但再也沒有見面重逢的機緣。他始終念著那個被他一刀一刀刻進心里的故鄉,如果身前回不了故鄉,也一直希望在百年之后,能將骨灰運回云南老家安葬。

隨著他身體日漸衰老,堂兄與老家親戚的聯系也越來越少,偶爾書信、電話聯系,那時的他并不知道,何時能再踏上家鄉的土地。

2018年,堂兄的親戚通過“騰訊”新聞網獲悉“臺灣高雄祥和里里長劉德文送百余位老兵骨灰回大陸”的感人故事后,及時與劉德文先生取得聯系,經民革紅河州委會、個舊市政府等相關部門辦理公證和委托手續。

2019年3月10日凌晨3:00時,劉德文先生早早就起來獨自喃喃:“蘇老,受您兄弟和侄子所托,護送您回歸故鄉,只要還有一個人要回家,我就陪著他們。”劉德文先生取出事先準備好的一塊紅布,將骨灰壇包裹起來,小心翼翼放進一個雙肩包中,再將包反掛在胸前,用雙手捧奉著護送坐上當天上午7:30時由臺灣高雄直飛昆明的航班,他還特意多買了一張機票,給我堂兄坐一個“座位”。

經過3個多小時的飛行,飛機緩緩降落在昆明長水機場,親人和聞訊從湖南、山東、四川趕來的記者們一道迎接劉德文先生,從昆明趕到石屏壩心蘆子溝蘇家寨村。劉德文先生把胸掛紅布包著堂兄骨灰的大理石壇交給侄子蘇建剛,說:“我把蘇老的靈骨帶回家來了。”按照當地習俗,蘇氏后人將堂兄骨灰安放在墓地,去世2年多的堂兄終于魂歸故里。

活著,為的就是相聚

劉德文先生在過去16年里,辭去銀行的工作,一直將大陸赴臺老兵“回家”的心愿當作自己的責任,已把140多名老兵背回鄉。他在回故鄉的一個多星期前,就把我堂兄的骨灰帶回家中,像對待長輩一樣祭拜。

這次他是第一次送老兵到云南紅河州石屏家鄉,讓堂兄終于抵達他顛沛流離一生的故里。劉德文先生說:蘇老說到當年遠離家鄉,骨肉分離的往事,感慨萬分。在臺灣當幾個戰友給蘇老介紹對象,甚至有年輕貌美的女人上門找他,都被他拒絕了,他總相信還能回去家鄉,這個念頭在心里從未動搖過。蘇老性子剛烈,誰也拗不過他。他每天長時間的坐在路邊的凳子上,看著乘載著家鄉游客的旅游車來來往往,就是為了看看家鄉來的游客,和家鄉來的人多聊聊。政府每月給他的退休金,除了交生活費,錢對他來說幾乎沒什么所用之處。而孤獨才是他們最大的心結。

臺灣老兵的鄉愁,鄉情,鄉戀,每個人都能寫一本書,他們歷盡滄桑、歷經坎坷的一生,作為特定歷史時期非常特殊的一群人,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凄婉悲愴的一筆。幾十年人生,似乎轉瞬即過。歷史就是這么沉重,教人用長年的等待,直到白了頭發,直到望穿秋水,才會明白這其中的曲折。

行筆至此,我的眼淚也終于止不住了,不禁吟起了余光中那首著名的詩:

“小時候,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,我在這頭,母親在那頭。

長大后,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,我在這頭,新娘在那頭。

后來呀,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,我在外頭,母親在里頭。

而現在,鄉愁是一彎淺淺的海峽,我在這頭,大陸在那頭。”

感謝劉德文先生!衷心祝愿這些老人的晚年不再孤獨,讓他們身上曾經發生過的悲劇永遠不再重演。對于我們家人來說,堂兄福東終于以一個兒子的身份,回家了!

專題推薦

  • 民革微信公眾號

    友情鏈接

    中共中央統戰部| 全國政協辦公廳|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| 中國民主同盟| 中國民主建國會| 中國民主促進會| 中國農工民主黨|
    中國致公黨| 九三學社|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| 全國工商聯| 歐美同學會| 黃埔軍校同學會| 中華職教社| 新華網| 中新社|
    人民網| 團結網| 人民政協報| 中國政協新聞網| 中華工商時報|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| 中華南社學壇| 畢節統一戰線|
    福建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秒速时时精准计划群 极速赛车有赢钱的吗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 浙江省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新强时时彩三星预测号 重庆时时后二缩水工具 韩国28开奖真假 pk10冠军大小稳赢压发 vr赛车历史 k线分析软件